>
您现在所的位置: 嘉兴合力钢结构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成为我国农药残留治理的有效工具

发布时间:2018-05-13 10:56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互联网焦虑并不新鲜。但从来没有如此多的行业内知名人物对他们所创造的世界感到如此焦虑。帕克,罗森斯坦和其他内部人士现在谈论的是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危害,这代表了硅谷内部出现的一种非正式但影响力巨大的科技批评潮流。你可以称把发声的这类人称之为“科技人文主义者”。在公众对科技行业权力日益关注的同时,他们认为其产品的主要问题是威胁到了我们的健康和人性。
  很明显,这些产品的设计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让人们上瘾,以尽可能多地获得我们的关注。科技人文主义者表示,这种商业模式既不健康也不谈不上人性化——它损害我们的心理健康,并在我们养成的行为减少了人性。对于这个问题,科技人文主义者提出的主要解决方案是更好的设计。通过重新设计技术来减少上瘾和操控性,他们相信科技行业可以让开发的产品更健康——我们人类完全可以重新调整技术,构建不会“劫持”我们思想的产品。
  科技人文主义者的中心是旧金山人文科技中心。这家非营利性组织成立于今年早些时候,已经组建了一个顾问团队,其组成人员令人印象深刻。其中包括知名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Lyft总裁约翰·齐默(John Zimmer)以及罗森斯坦。但其最著名的代言人是是执行董事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他曾是谷歌的“设计伦理学家”,曾被《大西洋月刊》誉为“硅谷最有良心的人”。哈里斯花了数年时间试图说服业界相信存在科技上瘾的危害。 2月份,eBay创始人、亿万富翁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发起了一项相关倡议:科技与社会解决方案实验室(Tech and Society Solutions Lab),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科技行业对健康社会的贡献度”。
  随着业界对硅谷的怀疑与日俱增,科技人文主义者正在成为科技企业的忠诚反对者。他们利用他们自己掌握的内部资质来促进对错误技术的诊治,以及如何让科技回到正轨。因此他们得到了很多关注。随着业界对科技行业的反对越来越强烈,科技人员自身对他们罪恶的诉求也越来越强烈。人文科技中心已被《纽约时报》,《大西洋月刊》,《连线》等知名媒体竞相报道。
  但是,科技人文主义的影响力不能单靠媒体对它的正面报道来衡量。科技人文主义的真正影响在于,业内一些最有影响力的大佬开始为其站台发声。 Snap公司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警告说,社交媒体在鼓励“朋友间盲目攀比”和“在不值得分心的事情花时间”方面发挥了作用。Twitter老板杰克·多西(Jack Dorsey)最近声称,他希望改善该平台的“交互式健康”。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因鼓励他的工程师们“行动迅速、打破常规”而闻名。但现在,似乎其也在转向科技人文主义。今年1月份,他宣布Facebook有一个新的优先事项:在平台上最大限度地“让时间花得更有价值”,而不是花费时间。扎克伯格意为用户通过“让时间花得更有价值”,与自己的朋友进行更多互动,而不是与企业,品牌或媒体打交道进行互动。他表示,新闻推送算法已经将这些“更有意义”的活动放在了优先位置。
  扎克伯格选择的措辞有着特殊的意义:“让时间花得更有价值”是哈里斯在共同创立人文科技中心之前所领导的倡导团体名称。在4月份,扎克伯格把这句话带到了国会的听证会。当摄影师拍下扎克伯格在参议院作证时使用的笔记照片时,还对于Facebook在“福祉”主题下对“让时间花得更有价值”的重点强调。
  这种对“福祉”的新关注可能会引起一些观察家的欢迎。在多年无视批评者之后,行业领导者们终于承认存在问题。值得称赞的是,科技人文学者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问题上——硅谷发明的操控性设计决策。
  但是这些决定只是一个更大问题的征兆:数字基础设施正在日益影响我们个人,社会和公民生活,而这些基础设施却由少数亿万富豪拥有和控制。由于忽略了权力问题,科技人文主义者的诊疗手段并不完整,甚至会帮助整个科技行业逃避有意义的改革举措。扎克伯格等科技行业领导人所接受的科技人文主义很可能只会导致表面上的变化。这些变化可能会平息一些针对科技行业的公众怒火,但不会解决愤怒的根源。可以说,这些变化会让硅谷的权力更大。
  人文科技中心认为,技术必须与人类“保持一致”,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是进行更好的设计。他们的网站中有一个题为“未来之路”的章节。一张熟悉的进化图像显示了几个猿猴的轮廓,从蹲下到起身成为一个直立人,然后回过头去思考他的成长历史。
  “未来,我们将回首作为人性化设计转折点的今天,”标题写道。对于“吸引用户注意力,侵蚀社会的技术”引发的诸多问题,文中称“人性化设计是最终的解决方案”。该网站利用了硅谷长久以来坚持的“设计思维”哲学修辞,解释说人性化设计“首先要理解我们最脆弱的人类本能,以便我们可以进行更有同情心的设计”。
  科技人文主义的语言能够如此轻易地渗透到科技行业的高层有着充足的理由:这种语言对硅谷来说并不陌生。相反,“人性化”技术一直是它的核心抱负和力量源泉。正是通过开发一种“人性化”的计算形式,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样的企业家将计算带入了数百万用户的日常生活中。他们的成功使湾区的科技产业发展成全球化的行业发动机,并创造了当今科技人文主义者所哀叹的数字化世界。
  这个故事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硅谷还只有少数几家聚集在一起的电子公司。电脑随后以大型机的形式出现。这些机器又笨又贵,而且很难使用。只有公司,大学和政府机构能够负担得起,并且专门用于计算导弹轨迹或信用评分等特殊用途。
  换句话说,当时的计算机是工业应用,并不是个人产品,硅谷仍然依赖少数大的机构客户。 20世纪60年代早期,当时美国国防部(迄今为止最大的数字设备买家)开始缩减采购量,这种依赖性造成的实际危险就立刻变得明显起来。但是军事采购量的下降并不是当时计算机行业面临的唯一危机。
  计算机也有想象化的问题。大型机的不可访问性使得它们很容易被妖魔化。在隆隆作响的数字化庞然大物前,许多观察者声称看到了一些不人道的东西,甚至是邪恶的东西。对于反战活动家来说,电脑是战争机器,在越南造成数千人死亡。对于像社会评论家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这样的高级评论员来说,电脑是一种威胁要消灭个人自由的技术官僚主义工具。
  但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期间,加州北部进行的一系列实验帮忙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这些实验产生了突破性的创新,促进了图形用户界面,鼠标和微处理器的诞生。计算机变得更小,更实用,更具互动性,从而减少了硅谷对少数大客户的依赖,同时让数字技术变得更友好。
  引领这一转变的先驱们相信,他们正在让计算变得更加人性化。他们深深汲取了这个时代的反主流文化,并坚持开发更加“人类”的生活方式。用马歇尔·麦克卢汉( Marshall McLuhan)的话说,他们希望自己的机器成为“人的延伸”,并释放“人类潜能”而不是刻意压抑它。在这个由计算机爱好者、黑客、嬉皮士和专业工程师组成的生态系统中心,是著名的反文化企业家和《全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的创始人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在1972年一篇著名的《滚石》杂志文章中,布兰德呼吁开发一种新的计算模式,即“服务于人类利益,而非机器”。
  布兰德的门徒们通过技术创新来回应这一呼吁,而正是这些技术创新将计算机转换成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形式。他们还提出了一种新的对待计算机的思维方式——这不再是非人性化的机器,而是释放“人类潜能”的工具。
  再没有谁比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对计算机产业转型的贡献更大。乔布斯是布兰德的粉丝,也是《全球目录》的读者。乔布斯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布兰德的愿景,在80年代中期发布的个人电脑Macintosh推动了大众个人计算时代的到来,20年后发布的iPhone又使得人类进入了大众智能手机时代。布兰德后来承认,乔布斯的所作所为体现了《全球目录》的精髓。 “他掌握了工具为人所用的精髓,”布兰德对乔布斯的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如是表示。
  人性的本质就是它的不断变化。因此,它不能作为评估科技影响的稳定基础。然而,这种关于人性不会改变的假设是有用的。将人性视为静止,纯粹和必要的东西有利于将发言者提升到有影响力的位置提升到权力的位置。他们能够就此告诉我们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去做。
  无论有意或无意,这就是科技人文主义者在谈论科技威胁到人性时所做的一切——就好像假定人类的本性自旧石器时代以来一直保持不变,直至iPhone的出现。将人性和科技分离开来为一小群人确定正确方式知名了方向。尽管科技人文主义者可能会相信他们是为了共同利益而行事,但他们自己也承认有着精英做派。“我们有道义上的责任,以道德方式来引导人们的思想,”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 )宣称。
  哈里斯和他的科技人文主义同行们经常援引公共健康的措辞。人文科技中心的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甚至称公共健康是“整个事情的根源”,而哈里斯则将使用Snapchat比做吸烟。公共健康框架不可避免地将科技人文主义者扮演了家长式的角色。解决公共健康危机需要公共卫生专业知识,同时也排除了民主辩论的可能性。你无法提出如何治疗疾病的任何问题,你只能打电话给医生。
  这种家长式风格却形成了关于科技人文主义的一种讽刺:他们用来描述用户的语言往往是非人性化的。 “Facebook吸引掌控原始冲动的“蜥蜴脑”(Lizard brain)——主要是恐惧和愤怒,”麦克纳米说。哈里斯回应了这种观点:“想象你有一条输入电缆,”他说, “你正试图将它插入人的大脑。你是想将它插入原始冲动的大脑皮层中,还是想将它插入更具思考性的区域?” 庞国芳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他始终工作在检验检疫第一线,致力于食品科学检测技术理论与实践的研究,在农药等化学污染物残留微量分析技术领域做出了开拓性的工作,有多项创新。
  他与化学结缘有些不可思议。1963年,庞国芳高中毕业。他本想报考文科,但生长在农村,从来没有见过化工厂、也没多少机会做化学实验的庞国芳,听了哥哥的话,在志愿中填写了化学系,结果他“如愿以偿”。
  干一行爱一行。在庞国芳的人生中,他被化学(分析与检测)研究深深吸引住了,硬是在这个当初没有什么感情、也不深刻了解的领域干出了一番事业。
  “谈农药色变”已经成为当下中国比较普遍的现象,完全禁止农药的使用并不现实,研究出一套科学的农药残留监测与监控体系是当务之急。庞国芳担当重任,直面百姓关注热点。“最大的困难就是研究技术。”庞国芳说,“我们检索了1990年至2016年,世界上15种着名期刊的4600多篇论文,对所有的技术进行详细分析,发现农药残留检测技术主要有两个发展阶段。1990年至2002年,是色谱技术引领质谱技术发展,2002年以后,质谱技术超越了色谱技术。”
  他带领团队研究建立了世界上常用的1200多种农药和化学污染物的一级和二级精确质量质谱数据库,并为1200多种农药的每一种,都建立了自身独有的电子身份证,也就是电子识别标准,从而实现了以电子标准代替了实物标准作参比的传统方法,同时实现了由靶向检测向非靶向检测的跨越式发展。这是农药残留检测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突破。在此基础上, “通过对农药残留新型检测技术的研发,对全国市售果蔬进行筛查,绘制出我国农药残留地图,它将成为我国农药残留治理的有效工具,将会促进我国农药使用零增长,使我国食品安全状况大大改观。”庞国芳认为,这项工作不只是食品安全问题,还关系到国泰民安、国家形象。
  除此之外,庞国芳的团队自主研发的农药残留海量数据智能分析软件,实现了从农产品、农药、地域、多国农药残留最高限量标准等多维度进行的20项农药残留指标的自动统计和5项报表的自动生成,以及根据统计结果的综合评价和预警信息的自动生成,最终实现“一键下载”。“只要技术过硬,人家就佩服你。让世界感受到中国科技力量的强大。”庞国芳说。
  庞国芳从一个普通的检验检疫人员成长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这一切,缘于庞国芳心中有“梦”。他站在科学攻关的最前沿,坚持解决国家急需就是最大的创新。心无旁骛、矢志不渝,把科研当做生命的庞国芳,书写出科技事业的精彩篇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